谢谢大噶,我的话讲完了。

有时间会扩写,吧。()

张佳乐一个下午都耗在他的画室里操着蹩脚的英文和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收藏家连说带比划的,终于敲定了他积压着的几幅画的归属。归来时天黑了个大半,能看见一点晚霞的尾巴。
王杰希在屋里搞他的设计。他转型之后名气回温,效率又高,一个合同直接排了三四个稿让甲方自己选,这种合作当然是愉快且舒适的,抛却少有的土大款硬要让王杰希做个符合他们审美的款,这通常要花去他一周的时间来磨蹭。
王杰希听见他回来的声音,手也没停说,“菜全给你热了一遍,饭在锅里,没汤了,菜场买不到新鲜的鲫鱼。”
王杰希平常说话不像在公司里那么硬,有种北京土著自在的烟火气,松落落的。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脑子做了一个ASMR,十分畅快的卸了他用来装逼的西服,...

这大概会是个坑。

0.

低矮灌木细声交谈,狗吠从另一个街区隐约传来。就像大多数电影的开场一样,那是一个光线黯淡而温暖的天气。
琼斯先生靠在他舒服的椅背上大口嚼着汉堡,壁炉噼里啪啦的燃烧,柯克兰先生站着翻动着厚厚绿皮书,火光映着他的娃娃脸发出淡红色的光泽。
“你说得对亚蒂,逃避可不是一个hero应该做的。”他嘟嘟囔囔的说着,包着汉堡的纸被随意的扔在书桌的一角,他把吸管插到可乐上头的盖子里。
“是,是。”柯克兰先生漫不经心的回答,他正在读一本世界通史,那需要十分的注意力去记住冗长的地名和年份,他不太能分神。
或者,柯克兰先生下意识的想要像这样把大脑塞满而没有空再去考虑别的事,一些枯燥的,难过的事。他的神经在热气下渐渐被烤的松...

王杰希一把拉开厚厚的遮阳帘,冬日暖阳急忙忙的涌进来。许斌还四仰八叉的趴在床上睡觉,一米八的size,被他占据了大半。剩下一点边边还残留着白色痕迹,再加上空气里那一点奇妙的味道。
王杰希皱皱眉,想开窗又怕许斌没有盖被子着凉,只好作罢,转身去摁了空气净化器的开始键。许斌睡眠质量本来就不是很好,又经过了日光的洗礼,只好不情不愿的把眼睛眯开一条缝,翻了个身背对阳光,整条腿就搭在王杰希的背上。
王杰希坐在床边换衣服,熨得平平的队服被许斌搞得出了点皱褶。他啧一声,伸手揉揉许斌头毛说别闹。
难得有点玩心的许斌睁开眼睛,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完之后顶着个鸟窝头光着上身起来到处找衣服,就差没掀开马桶盖看一眼。最后在床底找...

Daily

张佳乐被一个喷嚏惊醒,揉揉鼻头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空调开的太高了,他摸摸自己背后的睡衣都被汗浸湿。王杰希面对着他,睫毛微微抖动,发出小小的鼾声。张佳乐蹑手蹑脚的从王杰希身上爬过去,赤着脚去踩地面。冰凉的木制地板激得他慌忙把脚趾蜷起来,幸好空调遥控器放的不太远。迷糊中他想明天要让王杰希把遥控器就放到床边上。他冲回到床上,顺势就倒在了床尾。
张佳乐呆了一会,翻个身爬回自己的位置被子一裹又拱到王杰希怀里去。王杰希闭着眼把张佳乐的头从被子里剥出来,头发捋到衣服外面去,松松揽住他陷入深眠。
窗外大雪纷飞,隐隐有几处灯火在远处闪烁不明。天空是透澈的蟹壳青色,月亮还挂在一边,而太阳就要升起。空调运作的声音令人安心...

亲爱的小王子


不要因为绝望


就忘记你说过的远方

© 寻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