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大噶,我的话讲完了。

有时间会扩写,吧。()

张佳乐一个下午都耗在他的画室里操着蹩脚的英文和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收藏家连说带比划的,终于敲定了他积压着的几幅画的归属。归来时天黑了个大半,能看见一点晚霞的尾巴。
王杰希在屋里搞他的设计。他转型之后名气回温,效率又高,一个合同直接排了三四个稿让甲方自己选,这种合作当然是愉快且舒适的,抛却少有的土大款硬要让王杰希做个符合他们审美的款,这通常要花去他一周的时间来磨蹭。
王杰希听见他回来的声音,手也没停说,“菜全给你热了一遍,饭在锅里,没汤了,菜场买不到新鲜的鲫鱼。”
王杰希平常说话不像在公司里那么硬,有种北京土著自在的烟火气,松落落的。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脑子做了一个ASMR,十分畅快的卸了他用来装逼的西服,踩着毛绒兔子拖鞋先跑去了王杰希呆了一会。
他的拖鞋是褐色的小熊。站在一起十分般配。
电脑里的聊天记录不断的刷新,看样子是又谈成了一笔。最近王杰希不太接中小型合同了,全丢给了他亲自带的一个实习生,只接大单子了。于是他清闲了不少,但要操心的事还是很多。
张佳乐盘腿坐在他椅子边玩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抠着他拖鞋上的绒毛,被捉住手臂赶去吃饭,顺便送了一个黏黏糊糊的亲吻。

评论
热度(6)

© 寻枕 | Powered by LOFTER